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国将相

第一百九十章:和谈之议(二)

  • 作者:贱宗首席弟子
  • 属于:历史军事
  • 收录时间:2021-10-20 01:00:19
  • 更新文字:4110字
最新网址:www.duxwx.com

瑕阳君苦笑摇头:“说服嬴虔?难如登天。”

“未必。”

王廙摇摇头,随即在瑕阳君与惠施惊讶不解的目光下正色说道:“两位或许不知,我也是昨日听子梁所言,三日前,贵国的庞涓佯装撤军,诱嬴虔率军追击,双方于曲沃一带发生激战,前前后后交战近六个时辰,最终两败俱伤,自那之后,嬴虔便退回了安邑,再也不提全歼庞涓麾下魏军……这场厮杀,或许稍挫了嬴虔的锐气……”

“真的没有丝毫办法了么?”瑕阳君忧虑地问王廙。

“那倒也不是。”王廙摇头说道:“只要瑕阳君能说服嬴虔,促成秦魏和谈。”

“……”

瑕阳君与惠施睁大双目,无声地对视了一眼。

王廙点点头,又摇摇头道:“谈不上好,原本嬴虔心心念念想要重创贵国的庞涓,结果单日伤亡六七万,重挫了他想要一举攻占河东的信念。不过贵国军队的处境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可以说更糟糕……这事还是待瑕阳君见到贵国的上将庞涓后,当面询问庞将军吧。……总而言之,秦魏两军目前都有颓势,短时间内难以复战,正是撮合和谈的最佳时机,倘若瑕阳君能说服秦国罢战和谈,那么我少梁也会退去。”

瑕阳君沉思了片刻,正色说道:“我这就去见庞涓,大公子可否与我等同行?”

“……”

惠施愕然看向瑕阳君,却见瑕阳君无奈地点了点头。

即便是在他来,李郃也是这么一个主见极强的人,这也正是他将希望寄托于王廙身上的原因。

想来他们也没有想到,就在出访少梁的期间,嬴虔与庞涓竟发动了一场动辄近三十万大军的厮杀。

一想到这场仗不知死了多少人,惠施便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良久,瑕阳君低声试探道:“秦军的处境很不妙么?”

“可以。”王廙点头答应了。

于是一行人在驿馆用过早饭,随即便出城离开了安邑,直奔曲沃而去。

有在城门值岗的秦卒将此事禀告了嬴虔,嬴虔听罢一言不发。

良久,他派人请来李郃,说道:“子梁,适才,王廙与瑕阳君一同离了安邑。”

“哦。”李郃神色平静。

嬴虔奇怪问道:“你知道他们去往何处?”

“应该是去曲沃吧。”李郃也不隐瞒,不等嬴虔发问便主动解释道:“昨日我与大公子谈一谈,才知魏国将东梁君先前归还的印玺又送回了东梁君手中,还说是魏王的授意。虔帅也知道,东梁君重情重义,一直以来都觉得对魏王有所愧疚,如今魏国送还印玺,他自然也就不好再当面回绝瑕阳君,于是便派大公子前来与我商量……”

“商量是否要退出此战?”嬴虔屏息问道。

“对。”李郃毫无隐瞒的意思。

见此,嬴虔眯了眯双目,正色问道:“那……你怎么说?”

“我说服了大公子。”

李郃转头看向嬴虔,毫不闪躲嬴虔的视线,正色说道:“既然少梁此前已与秦国相约讨伐河东,自然不会抛弃盟友,哪怕魏国许以重利。”

“善!”

嬴虔抚掌称赞,心下暗自松了口气。

毕竟单单是对面魏军的庞涓,三日前就险些让他十几万大军全军覆没,要是少梁倒戈,面前的李郃亦率领少梁军队倒向了魏军,那他真的要吐血了——一个庞涓就让他有点难以招架,再加上一个在他看来更为出色的李郃,虽庞涓自视甚高,也自忖难以抵挡。

更别说他秦国与少梁已签署了‘羊弩交易’,能用牛、羊、马等大型牲口交换少梁的弩具,快速增强了他秦军的实力,一旦少梁倒戈,两国的贸易自然也就作废了。

松口气之余,嬴虔又问李郃道:“他们去曲沃做什么?去见庞涓?”

李郃还是没有隐瞒,如实说道:“大公子被我说服,却不知该如何向瑕阳君交代,我就给他出了一计,叫他转告瑕阳君,我少梁不会抛下盟友单独撤兵,倘若瑕阳君能促成秦魏两国的和谈,使秦军撤兵,介时我少梁再撤军,自然就不算抛弃盟友了。”

“原来如此。”

嬴虔恍然大悟地点点头,随即若有所思地试探道:“子梁希望我军与魏国和谈?”

“那就看虔帅了。”李郃很坦然地说道:“或者说看贵国的意思,贵国要战,那就继续战;贵国要和谈,那就和谈,无论如何我少梁都会遵守战前的盟约,与秦国进退一致。”

“善!”

嬴虔抚掌赞叹,彻底打消了心中的疑虑。

而与此同时,瑕阳君、惠施、王廙一行人正乘坐马车前往曲沃。

在前往曲沃的途中,他们亲眼看到了三日前的那两片战场,由于那一场仗秦魏两军都元气大伤,众多的尸体至今还曝尸荒野,安邑与曲沃各自派了近千名士卒去掩埋尸体,回收兵器与甲胄。

可能是遍地的尸体令人震撼,双方军卒也无心摩擦,很安分地保持了一个安全距离。

看到这两片战场上那遍地的尸体,惠施、王廙面色发白,看了几眼就感觉腹部不适,隐隐欲呕,赶忙坐回车厢内,不敢再看。

相比之下,瑕阳君的反应要好得多,但亦震惊于这众多的尸体,久久不语。

如此又过了一个时辰,一行人终于抵达了曲沃,也就是庞涓如今驻军的城邑。

得知瑕阳君一行人前来,庞涓派近卫将一行人请入城内,一路来到外城庞涓的住处。

沿途,瑕阳君仔细观察城内的魏卒。

对比他去少梁之前在庞涓军中的见闻,今日他所看到的魏军兵将,一个个士气低迷,仿佛正应和了王廙那句‘魏军也好不到哪里去’的话。

“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又惊又疑。

不多时,一行人就来到了庞涓所在的帅所。

“瑕阳君。”

“上将军。”

在彼此见礼后,庞涓将瑕阳君、惠施、王廙三人请入屋内就坐,随即饶有兴致地打量王廙。

对比当初,庞涓的神态倒是依旧镇定,甚至还笑着问瑕阳君道:“不知瑕阳君此行前往少梁,可有收获?”

瑕阳君摇摇头道:“上将军,先不说这个,我回安邑时,曾听说前三日你佯装撤兵,引诱嬴虔率军追击,双方在旷野上厮杀数个时辰,两败俱伤?”

“两败俱伤?”

庞涓轻笑一声,目光再次落到王廙身上,淡淡说道:“呵,这要拜那李郃所赐……若非是他识破了我的计策,事先在退路上构筑防御,那日嬴虔岂还有命哉?”

瑕阳君、惠施愕然地看向王廙,却见王廙面色讪讪。

好在瑕阳君并不会纠结此事,更不至于怪罪到王廙头上,闻言正色问道:“上将军,如今我军的局势如何?”

“不妙。”

庞涓摇了摇头,很坦率地说道:“我等低估了嬴虔、李郃,更低估了秦梁联军,这支联军要远比齐楚宋卫四国联军棘手……我不知是嬴虔自行设计,亦或是李郃给他出谋划策,对面胃口极大,想要全歼我麾下军队。”

“怎么说?”瑕阳君骇然问道。

庞涓沉吟了一下,正色说道:“先前,嬴虔派公孙贾驻军汾水,我原以为是为了防止我军绕袭少梁,直到公孙壮率军袭了轵邑、河阳,我才意识到对面用心更狠……”

“轵邑?河阳?”

瑕阳君倒抽一口冷气,惊得满头冷汗。

他岂会不知轵邑的重要性。

“不必惊慌。”

见瑕阳君大惊失色,庞涓平静说道:“所幸嬴虔犯蠢,被我一仗打退,撤回了安邑,如今我驻军曲沃,王齐改驻新田,已控制了通往上党的要道,并且前两日我已派人向临汾借粮,纵使曲沃、新田、汾城几邑的粮食不足以供养大军,亦可向临汾借粮……”

“临汾答应了?”瑕阳君急切问道。

“啊。”庞涓点点头道:“韩国希望我大魏与秦国斗得两败俱伤,但绝不会坐视秦国占据河东。日前我就已收到临汾的回覆,对方答应五日内运粮至此。”

“轵邑那边……”

“也无需担忧。轵邑的秦军仅两万人,我已命许觉率军扼守箕关,只要嬴虔无法援助轵邑,公孙壮败退撤离是迟早的事。”

“那就好。”可能是被庞涓镇定的态度所影响,瑕阳君也逐渐镇定下来。

见此,庞涓开口问道:“好了,先说说瑕阳君少梁一行的收获吧……瑕阳君今日来见我,是要与我商议什么事么?”

“正是。”瑕阳君点点头,遂将魏秦和谈之事告诉庞涓。

“魏秦和谈……”

庞涓摸着下巴的短须,认真地思索着。

平心而论,他并不认为他魏国已被秦国逼到了必须和谈的地步,但不可否认,继攻赵之战、睢县之战,西河之战、河东之战后,他魏国确实需要进行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

7017k

次日,即七月二十五日,王廙按照李郃的嘱咐,往城内驿馆去见瑕阳君、惠施一行。

此时瑕阳君与惠施已经起身,得知随从的通禀,亲自将王廙请到屋内,略有些急切地问道:“不知大公子是否说服了李大夫?”

王廙牢记李郃对他的嘱咐,故意露出了难色,摇摇头说道:“跟我想的一样,很难。一来子梁依旧认为当前是魏国对我少梁的威胁更大;二来,他已向嬴虔许下承诺,你知道他是一个重承诺的人,自然不愿违背昔日的承诺,退出此战……”

惠施皱眉道:“在下听闻子梁大夫勇谋兼备,何以如此不智也?”

瑕阳君亦摇头道:“他对秦人守诺,秦人未必对他守诺!李郃轻信嬴虔,他日悔之晚矣!”

『他可并未轻信嬴虔……』

王廙挑了挑眉,随即故作头疼地说道:“子梁素来坚持己见,遇到大事,纵使家父出面亦无济于事。”

听闻此言,惠施拱手对瑕阳君道:“瑕阳君,不如由在下再去见李大夫,陈说利害。”

瑕阳君一言不发,转头看向王廙。

王廙摇摇头说道:“没用的。……若惠使是少梁人,子梁还会听你几句,然惠使乃魏国使节,是外人,纵使你说得天花乱坠,子梁也不会改变主意。”

阅读大国将相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wx.com)

最新网址:www.duxwx.com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