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卿卿醉光阴

第五百七十八章

  • 作者:花朝十四
  • 属于:都市言情
  • 收录时间:2020-09-16 21:17:05
  • 更新文字:5058字
最新网址:www.duxwx.com

虽然说这种理念在这样的环境下难以实行他们有跨过不过的阶级和等级制度,但是至少是在姬子启眼中,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同等重要的。

骆勋被他这么一问,倒也一时间哑口无言,随后看了看四周,指着远处的一个小西门,说道:“你站在下面,可能看不到那扇门,如果我不说,你永远也不会知道那个小西门。”

姬子启有一些好奇的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了一眼,但是只能看见飞檐的屋角,什么都看不到,这一时间他忽然心生感叹,宫门好高好高。

姬子启问道:“将军为什么这么说?婢女的命就不是命吗?”

在太原郡家中,别人的事情他不知道,但是对待伺候自己的下人,他一直都是以真心换真心,并没有说自己手握对方的卖身契,就比对方高人一等的感觉,从始至终,他都推崇人人平等的理念。

骆勋继续说道:“在那个小西门,每天不知道会运出来多少具尸体,他们有的只是额头发热便硬生生的拖到死亡,有的是活生生被累死。太医院就在宫里,也会给太监宫女看病,但是为什么他们还是死了?”

随后骆勋看着姬子启,像是在问他这个问题。

骆勋很少感慨这种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说到这个,却也生出了一番感慨。

“多谢。”姬子启不知道应该说一些什么,于是只能拱手道谢,全当是他在祝自己平安了。

宫里的女子遥遥漫漫度过无数长夜,骆勋守着宫门,也度过了一样无数个长夜,说真的,很无聊。

姬子启说道:“家中的一个婢女。”

骆勋见到姬子启这么认真严肃的样子,哈哈大笑了两声,说道:“若是皇后娘娘知道你要救的是一个婢女,也不知道会不会帮你了。”

姬子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这好像是不符合姬子启认知的一个问题:太医院明明就在宫中,但是为什么还有人会因病而死?

姬子启不说话,他没办法回答骆勋的问题。

随后骆勋笑着说道:“人各有命,宫里这么多奴才,也是分三六九等的,他们食君俸禄,便要忠君之事,也是死得其所。那个婢女遇到你是她的好运气,姬大人,好人一生平安啊。”

骆勋站在城墙之上,看着姬子启依旧站在太和门门口等着,听了自己的话,像是有一些担心的样子,担心皇后娘娘不会出手相助,原说只有官员自己才能得到台与医院的救治,这也是体现出了皇恩浩荡,但是如今他为一婢女而来,确实也是要担心皇后娘娘会不会为他大费周章了。

骆勋看着这个粉面书生一样的状元郎,不禁的开玩笑逗他,说道:“你读了几年书啊?怎的一举就成了状元郎,看起来这般轻松。”

姬子启在宫门外等也是等着,索性就和他聊了起来:“那将军呢,是花了几年才当上御林军统帅的?我不知将军其中辛苦,将军也莫要将我的辛苦随口道出。”

姬子启像是有一点认真的样子,自己寒窗苦读多年,倒也是诗书读了百遍有余,怎么在外人眼中就成了轻松了呢?他不明白。

骆勋看着他这般认真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说道:“我?我也没有花上几年的工夫,我家世代为皇上守宫门,我这位置是世袭得来的,刚满二十便就是御林军统帅了,我今年二十有余,父母不在之后,我家那爷爷封为爵位,却也是一个老年痴呆,他记不清我生日,我便也不过生日了,如今记不得自己多少岁了,这日子过得,就连几年都忘记了。”

骆勋一口气说了好多,随后他依靠着城墙,叹了一口气,此时已经入冬了,叹出来的那一口气形成了白茫茫的白雾。

随后骆勋又说道:“只记得我穿上这件衣服的那一年,也是这么寒冷的季节。”

骆勋三言两语便道出了自己的寂寞和孤独,姬子启也是深有体会,他们同病相怜似的,也是家中别的长辈带大的,只是姬子启还记得自己的生辰,不似骆勋活得那般糊涂。

骆勋随后又笑道:“其实大家都不容易吧,要是我小时候没有练功,就算是我爷爷让我来当,我拿着这把佩剑,哪里敢守的君主在庙堂高坐呢?”

说到这里,骆勋和姬子启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金銮殿。

君在庙堂高坐,臣在城外死守。

臣不死,谁敢负君?

姬子启抬头看着骆勋,瞧他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但是实际上内心每一天都在煎熬纠结吧,其实看得出来……

与其说骆勋是守住金丝雀不能飞出金丝笼的金锁,其实他自己才是最想要飞出去的那只金丝雀。

“将军辛苦了。”姬子启说道。

骆勋低头看着他,眼神中有一些讶异,像是得到了理解一样,家中的祖爷爷一直在说自己不务正业,每天都要吊儿郎当的守着宫门,谁能知道他的辛苦,他的不甘心,他不愿意在这皇城中耗着了,忍耐的实在是辛苦。

骆勋没有说话,但是心中已经道了一声谢。

此时月白已经拿着令牌带了三位太医过来了,这三位太医都是太医院中医术高明又见多识广的,见过不少疑难病症,应该是能够帮助到姬子启的。

“姬大人。”月白走到他跟前来,对他说道:“这三位是皇后娘娘安排给您的太医,希望能帮到您。”

姬子启连忙对三位太医拱手说道:“此番多谢了。”

三位太医同样拱手说道:“大人切莫客气。”

在临别之际,姬子启看着月白,为难的问道:“她可好?”

月白懂他的意思,隐晦的点点头,说道:“安好,莫念。”

随后姬子启这才放下心来,带着三位太医及其药童走了。

*

此时的小园子里的人已经被简禾凝给吩咐出去了,这样帮不到什么忙,一直围坐在这里,倒也是没什么意思的,于是他们也都纷纷离开。

阿珠几个人给阿珠打扫完屋子,清理了身体和被褥之后,也都出去侯着了。

只有简禾凝一直陪在阿秀身边,作得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

门外阿珠是个嘴碎的,她说道:“现在阿秀就像是二小姐一样,咱们伺候完小姐,还得伺候她。”

“可不是嘛。”门外的丫鬟们也应和着。

简禾凝听了心里也高兴,这不就是自己要的效果吗?

旁人都道简禾凝对阿秀好,待她像亲姐妹一样好,但是谁能知道私底下简禾凝对阿秀是怎么样的呢?

简禾凝便就是要这样的反差。

此时她看着躺在床上正奄奄一息的阿秀,整个屋子都能听见她轻轻的喘气,可能是有意识吧,当简禾凝在她旁边的时候,阿秀的手指用力的抓住了床单,紧紧的抠出了一些褶皱。

简禾凝在一旁的水盆中拧了一把毛巾,随后抬起阿秀的手慢慢的擦拭着,一边擦还一边轻声说道:“旁人都说我对你好,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其实是你对我好,要是没有你这样一直在我身边帮着我,可能如今我拥有的一切,都会消失不见了。”

阿秀现在陷入了长长的痛苦之中,如今她的灵魂像是被禁锢在这一副已经死去了的躯体之中一样,出不去,在里面的环境又实在狭小。

阿秀听见了简禾凝在说这些话,心里很难过,但是却无能为力,谁也不知道她现在有多么的痛苦,身体像火烧一样难受,但是却动不了,像躺在火堆上,被火苗撩着自己的衣服、头发,侵入自己身体一点一滴,汗液不停地涌出,血液被蒸发,她躺在火海中慢慢的下坠,无人能够救她。

简禾凝嘴角带着一丝笑意,慢慢的上扬,眼神温柔的看着阿秀,说道:“你不知道,我最喜欢这样的你了,安安静静的不说话,不会摆脸色给我看,你永远这样乖乖的多好,不要离开我。你不可以离开我。”

此时窗外有风,黄昏将至,月色初上,屋外有乌鸦的叫声,不知道如何惊奇了一阵鸟儿,扑闪扑闪的飞走了。

床头的镜子倒影出简禾凝的样子,一身轻粉华衣淡裹柔软腰肢,素白纱衣轻披在外,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隐约现出,更显娇俏可人。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三千青丝被浅银发带束起,斜插银亮的蝴蝶钗,两缕青丝看似随意地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营造出娇嫩的可爱,明眸属于苍蓝色,浅浅一笑能吸引住千万人,身后总散发着淡淡悠悠、清新自然的薄荷香。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

一袭月白宫装,淡雅却多了几分出尘的气质。宽大的素色裙幅逶迤身后,简约雅致。墨玉般的青丝,简单地绾个飞仙髻,几枚圆润的珍珠随意点缀发间,使乌发更显柔亮润泽。美眸顾盼间华彩流溢,唇边漾着淡淡的浅笑。烟绿宫装,外披一层薄透的银纱,宽大衣摆上紫薇开得正盛,三千青丝撩了些许简单的挽了一下,其余垂在颈边,额前垂着一枚小小的水滴形紫宝石,点缀的恰到好处。头上镂空飞凤金步摇随莲步轻移发出一阵叮叮咚咚的响声,衬得别有一番可人之姿。肩若削成,腰如约素,眉如翠羽,肌如白雪。乌发用一根浅蓝丝带笼在腰间,行走间随摇步微晃,纤弱之感尽显。一袭素锦宫衣外披水蓝轻纱,微风吹过,轻纱飞舞,整个人散发出淡淡灵气。

肤若凝脂,吹弹可破,朱唇樱红,无需点绛,细长柳眉轻挑,不扫自黛,樱唇勾勒出一抹笑意,却生出隐隐寒意。一袭素衫,天蓝色的彼岸花暗纹在行走间忽隐忽现。用湖蓝织锦的绸带轻轻束腰,简单的高发髻和额前迎着微风摆动的凌乱刘海显出一种随意,一支纯净的白宝石钗,散出灿烂的光斑。嘴角暗暗一勾,犹如结冰湖水般冷冽的眸子显得格外清明。寐含春水脸如凝脂,白色牡丹烟罗软纱,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身系软烟罗,还真有点粉腻酥融娇欲滴的味道。

巴掌大的娇小脸蛋,吹弹可破的肌肤,精致的五官,有着最澄净的深蓝双眸,拥有让人嫉妒的最美丽的蔷薇色飘逸长发。因自小服食过其母调制的凝心丸,以至于身上散发浅淡的花香。一袭象牙白曳地长裙,外罩镶银丝绣五彩樱花的席地宫纱,秀发挽如半朵菊花,额间仔细贴了桃花花钿,更显得面色如春,樱唇大眼,鬓发如云。两边各簪了两支掐金丝镂空孔雀簪,每只孔雀嘴下又衔了一串黑珍珠,既贵气又不张扬。

一袭淡紫色长裙及地,群脚上一只蝴蝶在一片花丛中翩翩起舞。身披蓝色薄纱,显得清澈透明,亦真亦幻。腰间一条素色织锦腰带,显得清新素雅。秀眉如柳弯,眼眸如湖水,鼻子小巧,高高的挺着,樱唇不点即红。肌肤似雪般白嫩,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种高雅的气势。头上三尺青丝黑得发亮,斜暂一支木钗,木钗精致而不华贵,与这身素装显得相得益彰。

这般美貌,却和行为千差百异……

阿秀闭着眼睛都能感觉到简禾凝的恐怖,自己早该想到,她会将自己置于死地而后快。

随后简禾凝又从袖中拿出一包药粉,用水化开之后,捏开阿秀的嘴,阿秀反抗不了,于是顺着喉管就这么咽了下去。

喝完之后,简禾凝用水将碗洗干净,不留下一丁点痕迹,随后又将药包的纸放在自己身上,等会儿出去处理掉,这样一来,阿秀这次病情突发,在简禾凝这里找不到任何证据,没有人会知道,阿秀最终是会因为什么而死。

姬子启在太和门外等了很久,骆勋看着他着急的样子,但是副官也没过来,于是为了缓解他着急紧张的情绪,站在宫墙上问道:“哎!姬大人和皇后娘娘很熟络吗?”

骆勋是宫里三万御林军统帅,官阶自然是比姬子启高的,再加上行军率兵者大多不拘小节,这样说话的语气,也是司空见惯的。

姬子启抬头看着骆勋,因为日光太刺眼,只能是稍稍眯着眼睛,拱手说道:“骆将军何出此言啊?”

骆勋倚靠在城墙上,玩弄着腰间佩剑的剑穗,说道:“我在宫门驻守这么久,也是第一次见到有官员前来求医,就直接找皇后娘娘的呢。”

姬子启说道:“下官来上京不久,对于朝廷后宫规矩不太明晰,只是家中病患实在严重,想着找到皇后娘娘能免去许多繁杂的程序,若是有不妥之处,还望将军明示。”

骆勋笑了笑,说道:“只要皇后娘娘同意了,何来不妥之处,我也只是这么一说,大人无需放在心上。”

听闻此话,姬子启也不再多言,只静静等着皇后娘娘派太医过来。

骆勋也是闲来无事,又说道:“能让你着急到来请太医,那个人一定很重要吧?”

姬子启抬头看着骆勋,说道:“都是人命啊,下官也请了大夫郎中来看,但是病情罕见,若是能请来太医,便是事半功倍了。”

“是女人?”骆勋抬眼说道。

阅读卿卿醉光阴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wx.com)

最新网址:www.duxwx.com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